「600685资金流向」偶像选秀综艺乱象调查:灰色“集资”泛滥 资金该由谁管理?

  • A+
所属分类:股票配资公司
摘要

    本报记者 陈炜    “人还没认全,‘集资’就开始了。”有粉丝无

「600685资金流向」偶像选秀综艺乱象调查:灰色“集资”泛滥 资金该由谁管理?

我们的记者陈炜

“人们还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而且‘筹款’已经开始。”部分粉丝无奈向《证券日报》记者评论今年偶像选秀市场。

随着最近腾讯《创造营2021》和爱奇艺《青春有你3》的推出,粉丝发起的“募捐”活动再次引发争议。目前赛程还不到一半,单个选手金额超过百万元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围绕粉丝“集资”带来的风险,业界早就提出要加强监管。北京中通律师事务所律师杨国斌在接受记者《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要制定相应的政策来规范此类集资活动。建议主要对募捐发起人的资格、募捐资金的管理和使用以及募捐参与者的参与金额进行限制。

但“集资”金额之高,与节目人气略显平淡形成鲜明对比。

偶像选秀第四年后,这个行业有没有变好?大部分从业者很难给出准确的答案。“只能说偶像选秀2018年再也回不到水位了。”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私下告诉记者。成熟的练习生资源枯竭,但在线上聚在一起,迅速实现,默默消失,显然不是一个良性的生态。

“集资”草案也包括在内吗?

自2018年《偶像练习生》掀起国内偶像选秀热潮以来,各种平台铺天盖地,资本蜂拥而至,但预期的繁荣并不如出现,即使线上堆积了许多同类型的节目,“审美疲劳”也成为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

“程序模型的趋同是因为从趋势中学习和跟随趋势的成本非常低。”北京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秘书长包然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表示,综艺节目具有一定的周期性,时间长了,难免会面临观众和客户的审美疲劳。但随着后期热度逐渐降低,节目只能选择“剑走偏锋”。

其实从今年各平台打出的创新牌来看,除了更新导师阵容、调整赛制之外,选手的构成似乎也更加多元化。除了正规的练习生群体,还有网红,演员、电竞选手等。已经越过边境。

然而,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提出了问题。平台问没有歌舞基础的网红,你真的想做偶像选秀吗?”前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这在一定意义上已经‘偏离’,不是为了提高节目质量,而只是为了话题和关注"

在包然看来,一个好的综艺节目的内在逻辑是优秀的创意和匹配的人力资源。当市场上匹配的人力资源已经耗尽,网红和明星凭借自己的流量进入,可以弥补关注和时事性专业能力的不足。

一方面平台方努力用流量玩家把节目赶出圈子;另一方面,粉丝的“募捐”活动再次引发了关注的广泛关注。3月中旬,微博热搜上出现了“桃花运”的话题。据了解,陶吧位于“交易聚焦饭圈平台”,粉丝可以在上面满足配套资源,定制明星周边,参与公益捐赠,甚至进行所谓的“集资”。

在这种热搜下,很多消息提到,陶八之所以“崩溃”,源于当天很多选秀选手的“集资”PK。

《证券日报》记者登录淘汰赛平台,发现3月14日晚,《创造营2021》选手、甘、《青春有你3》选手于身边的“限时争夺战”开始了。数据显示,当晚23:00-18:00的5个小时内,刘玉范支持协会累计销售额近343.28万元,排名第一;余托尼会以近202.32万元的金额排名第二;全国球迷支持俱乐部和甘官方球迷支持俱乐部的销售额也分别超过了71.6万元和52.9万元。从贡献排名来看,购买金额超过10万元的参与者很多,最高的贡献超过17万元。

这种“集资”活动显然不是个案。有粉丝指出,今年的选秀“集资”“来得早,数额大”。据了解,到目前为止,以上两个节目只在第一轮就被淘汰,档期也没有过半,但“集资”活动并不少见。以《创造营2021》中一位人气颇高的外国选手为例,截至3月27日,围绕该节目已经开展了16场以上相关的“募捐”活动。从金

额来看,破百万元已并不新鲜,甚至已有多位选手的粉丝“集资”总额破500万元。

    “大家都说很多行业面临着内卷,现在看来甚至连粉丝‘集资’这件事也在内卷。”有粉丝私下向记者表示:“从热度来看,今年的偶像选秀节目没爆,但从‘集资’金额来看,又似乎非常火热。”

 300287股票   游走在灰色地带

    粉丝“集资”形成的庞大金额,由谁管理?如何存放?产生的利息如何计算?发起方公示的支出明细是否可信?种种问题难以回避。

    此前曾有相关业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粉丝“集资”一直被看作是“灰色地带”。“实践中,很多种情况都是游走在罪与非罪之间的。但从法律层面来看,这种行为往往被看作是个人自愿的捐赠行为。”

    杨国斌表示,目前对于粉丝“集资”众筹这种行为,法律没有明确禁止的规定,法律不禁止的行为就不违法。

    北京腾宇律师事务所王莹律师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粉丝通过平台应援也就是默认其财务捐赠用于后援会组织的为明星举办的一系列活动使用,参与这样的“集资”需要参与人具有完全行为能力,否则其参与行为需取得监护人同意。

    “粉丝花钱是自己的事。”也有粉丝对记者很直白地表示:“这本身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

    记者注意到,桃叭平台风险提示显示,“支持者应自行对项目风险进行判断,如因项目运营问题、市场变化、项目真实性、发起者未将款项用于指定用途等原因导致项目实际进展与发起者承诺或描述不相符的,桃叭不承担任何责任,仅承担配合支持者维权的义务”。

    事实上,在发起者(后援会)、平台、参与者(粉丝)构成的“集资”活动链条中,发起者所扮演的角色至关重要。近年间,后援会卷款跑路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风险既有民事方面的又有刑事方面的,和‘集资’发起人及资金支配人有关。”杨国斌提到,民事风险点在于“集资”后资金管理不透明和使用不当,有可能侵害参与“集资”人的知情权。而刑事风险点在于集资款被违法处分,有可能会涉嫌诈骗犯罪或侵占犯罪。

    据了解,比较正规的后援会“集资”,会建立QQ群全程监督资金使用情况,甚至会在应援结束后请专业审计对账目进行核算并公示,但在粉丝看来,“这种事情还是凭良心”。“我也不能确保自己参与‘集资’的每一分钱都用到了偶像身上。”有粉丝向记者坦言,后援会如果想要做假账、借“集资”牟利,方式很简单,但既然选择了参与,就只能信任。

    前述业内人士表示,如果出现发起方卷款跑路的情况,参与者是可以通过相关途径进行维权的,但在现实操作中,真正进行维权的很少,难度也比较大。

    “‘集资’活动的发起人需将‘集资’获得的钱财用于指定的行为,否则可能涉及到诈骗罪,参与‘集资’的人可以通过刑事程序追回其捐赠的钱财。”王莹认为,需要出台相应的政策进行监管或调整,“我认为监管的源头应该在活动的发起人,目前很多应援活动的发起人都是个人或后援会,如果能将应援活动的发起人限定在公司企业或者社会团体等范围内,监管或许会更容易一些。”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www.04411.net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