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137股票」明确碳市场金融属性 强化碳金融创新发展

  • A+
所属分类:炒股配资
摘要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扎实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各项工作。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达峰行动方案。加快建设全国用能权、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完善能源消费双控制度。实

「600137股票」明确碳市场金融属性 强化碳金融创新发展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做好碳峰值和碳中和工作。制定2030年前碳排放峰值的行动计划。加快全国交易能源使用和碳排放权市场建设,完善能源消费双重控制。实施支持金融,绿色低碳发展的专项政策,建立碳减排支持工具。随着2030年前实现碳峰值、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的目标,金融如何服务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建设,帮助如期实现“3060”目标,成为全国人大金融领域的热门话题。

接受《证券时报》采访的专家认为,“3060”目标对于指导中国未来的绿色转型具有重要意义。虽然目前全国碳市场体系框架已经基本建立,但仍需出台相关细则,进一步完善配额控制机制、核查工作、信用监管和联合处罚。从充分发挥碳市场的金融属性来看,有必要进一步加强金融生态环境部门与监管部门的协同作用

关于绿色金融发展政策的思考

初步建立

碳中和是指碳排放和碳汇的平衡。基于我国目前的能源消费特点,能源系统的清洁化改造是实现碳中和的根本途径。北京绿色金融与可持续发展研究所执行主任胡敏告诉《证券时报》,未来十年将是能源系统清洁转型的最关键阶段。据清华大学和国家能源研究院研究,为实现碳中和,2020-2050年能源供应、工业、建筑、交通等低碳投资需求总量将达到170万亿元,能源相关基础设施投资规模将超过100万亿元。

“3060”目标的制定将对碳市场产生积极影响,如加快碳市场建设进程,进一步增强碳市场的活跃性,促进碳市场建设顶层设计的完善,创新碳金融产品。”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院长王耀告诉《证券时报》记者。

据统计,截至2020年底,我国绿色贷款余额为11.95万亿元,居世界首位;绿色债券存量8132亿元,全球第二;绿色资产支持证券余额760.7亿元。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近日在接受媒体专访时指出,为实现碳峰值和碳中性目标,中国人民银行初步确立了“三大功能”、“五大支柱”的绿色发展政策。“三大功能”主要是指充分发挥金融支持绿色发展的资源配置、风险管理和市场定价三大功能。为了充分发挥这“三大功能”,有必要进一步完善绿色金融体系的“五大支柱”。一是完善绿色金融标准体系二是加强金融的制度监管和信息披露要求三是逐步完善激励约束机制。第四,不断丰富绿色金融产品和市场体系。第五,积极拓展绿色金融的国际合作空间

完善碳市场政策体系

自2010年2月1日起,《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正式实施,标志着全国碳市场建设和发展进入新阶段。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在最近的调查中表示,全国碳市场建设已经到了最关键的阶段。然而,全国碳市场建设仍存在一些不足,这也是业界的共识。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副主任、上海分行行长金表示,从整体上看,中国碳市场仍处于发展初期,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碳市场的不活跃,碳价格低。2020年底,中国试点地区碳价在14元/吨至90元/吨之间,而欧盟ETS 2019年碳价平均在28美元左右;第二,碳市场以现货交易,为主,金融程度不高。一些试点项目已经推出了碳金融产品,包括碳衍生品,但交易非常小。欧盟、美国等碳市场在建设之初就有内置的金融功能,一开始就是现货期货综合市场。

“造成上述情况的因素有很多。在当前国家碳市场建设路径和运行机制下,金融系统的价格发现和风险管理功能在二级碳市场难以发挥。碳市场的金融属性不明确,金融管理部门较少参与碳市场建设过程,可能会带来一些问题。”金表示,此外,一级市场的配额管理还将通过总量约束影响二级市场,如宽松的配额设置和对超额排放的惩罚力度较弱,这将抑制排放控制主体对的实际需求。

金建议国务院尽快出台法规,明确碳市场的属性。碳配额被列为金融工具,现货碳配额、衍生品等碳金融产品纳入金融监管。明确包括碳排放权在内的环境权益的法律属性,是否可以质押,以及金融机构、碳资产管理公司等非排放控制实体的市场准入资格。同时,建立分工明确、协调推进的碳市场建设工作机制。生态环境部主要负责“一级市场配额管理”,服务于碳排放总量控制目标,做好总量配额发放、初次分配、结算支付、超排处罚全过程管理。金融管理部主要负责“交易二级市场管理”,服务碳交易市场建设目标,指导交易所参照金融,现行基础设施业务规则制定碳市场交易规则,做好金融监管工作。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参事周振海也认为,要借鉴金融市场监管的经验教训,完善碳市场监管框架

架。建议由金融监管部门按照金融市场监管规则实施监管。

    “完善的法律与制度体系建设是全国碳市场稳定运行的基础和保障。”王遥说,当前全国碳市场制度框架虽已经基本确立,但仍需出台相关细则。同时从充分发挥碳市场金融属性的角度看,也确实需要进一步加强生态环境部门和金融监管部门的协同推动作用。

    鼓励金融机构

    参与碳市场交易

    推动形成丰富的碳金融产品体系,有利于满足市场参与主体的多样化需求,更有利于充分发挥碳市场在价格发现、资产配置、风险管理、引导资金融通等方面功能。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白鹤祥表示,要依托碳市场推动开展碳金融创新。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南京分行行长郭新明建议,在风险可控的原则下,研究开发与碳排放权相关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推动碳金融产品体系的层次性发展,先积极推广落地碳配额质押信贷业务,再尝试在碳交易项目实施中提供碳信用、碳风险管理等金融服务。不断丰富碳金融衍生品,先试点碳远期、碳掉期等场外产品,再逐步推动碳期货、碳期权等场内产品发展。同时逐步扩大交易主体范围,支持金融机构有序参与碳市场交易,适时增加符合条件的机构投资者和个人投资者参与碳排放权交易。

    周振海建议,加快碳期货市场建设,鼓励碳金融产品创新,做好碳市场和银行系统的对接,适当放宽准入标准,鼓励金融机构、碳核算及碳资产管理公司等第三方中介机构参与市场交易,鼓励发展融资类、投资类、保障类、信息咨询服务类中介机构,积极培育中介机构和市场。金鹏辉也建议,鼓励金融机构参与碳市场交易,丰富碳衍生品等碳市场交易品种,鼓励配额抵质押融资、碳债券等碳金融创新,引导金融资源助推碳市场发展和有国际影响力的碳定价中心建设。

    “十四五”时期正是我国碳达峰的关键时期,各项工作都亟须资金支持。王遥表示,总的来说,“十四五”期间,应从绿色金融标准体系完善、产品创新、加强政策激励与江海购车网支持等方面入手,助力“3060”目标实现。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www.04411.net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