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美尔上市」每经专访北极光创投合伙人黄河:制造业是艰苦的赛道 资本布局要摒弃TMT惯性思维

  • A+
所属分类:炒股配资
摘要

    近年来,随着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的大步迈进,本土高端制造行业这一曾经游走于创投圈边缘舞台的硬核赛道被推置资本的聚光灯下,成为互联网结构性红利渐退后,投资人

「伊美尔上市」每经专访北极光创投合伙人黄河:制造业是艰苦的赛道 资本布局要摒弃TMT惯性思维

近年来,随着中国制造业向中国智力创造大步迈进,本土高端制造业这个曾经徘徊在风险投资圈边缘舞台的硬核轨道,被推到了资本的聚光灯下,成为互联网结构性红利逐渐消退、投资者和企业家“聚在一起”的新阵地。尤其是芯片等“卡脖子”问题浮出水面后,国内替代和自主控制成为本土企业需要攻克的巅峰。

那么,除了芯片,中国制造业还面临哪些困难和障碍,VC/PE圈近20年的TMT投资指引是否依然适用,工业国内产品借助资本发生了哪些实质性变化?

近日,北极光创投合伙人黄鹤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专访。这位技术流投资人已经深入制造业十多年,主要在关注,的工业自动化和智能系统、机器人和新材料等高端制造领域,是中国最早专注于制造业的风险投资人之一。

黄河认为,与互联网创业不同,制造业是一条艰难而不性感的轨迹,没有故事可讲,也少有聪明的创业团队。对于投资者来说,只有以极大的耐心沉入行业,才能发现价值目标。此外,他指出,在政策红利和人才回流等因素的推动下,近年来中国高端制造业的国内替代速度正在加快。“虽然基础薄弱,困难重重,但这几年我们已经看到,这种提速是全方位的”。

国内替代全面提速

“好的目标还是很难找到,但现在比过去容易多了。”黄河告诉记者,高端制造业的加速主要是由三大因素叠加驱动的:一是宏观经济政策的持续引导,《中国制造2025》十年行动计划和《中国智能制造绿皮书(2017)》的颁布进一步为资本指明了未来方向;二是海外人才回流。“近十年来,大量懂市场的技术人才回国工作,甚至创业,大大加快了自主控制的进程”;第三,产业链下游客户对国产品牌认可度和接受度的逐步提高,也促进了行业的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社会资本的大量进入也提高了科研成果转化为工业应用的效率,起到了催化作用。

威米英国将进入破产清算ensp根据投资数据,高端制造业在一级市场融资总量和数量中的比重在趋势,一直在上升,融资额比重从2014年上升的10.34%上升到2019年上半年的30.29%;交易的比例从2014年上升的14.27%上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19.41%。其中,以工业机器人、移动通信基站设备、集成电路和光电器件为代表的高端制造业整体保持了较高的增速。

同时,黄河也强调,加快发展只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要客观认识到中国制造业与发达国家的整体差距仍然明显,要避免盲目的片面发展思维。比如这两年半导体“卡脖子”的问题浮出水面,大批资本和企业家蜂拥而至,制造全民“造芯热”。但在这样的浪潮下,本地制造业基础整体薄弱的事实反而可能被忽略。——短板远不止是芯片,比如超精密加工工具,高端泵和阀门,高端仪器设备,甚至多层陶瓷电容等。迫切需要国产产品替代,自主控制。

本土企业的突破

不可否认,从全球产业链来看,中国制造业仍处于低端位置,产品利润低,附加值低,关键器件和核心元器件技术劣势明显。在这个世界上

谈到如何布局轨道和选择目标,黄河承认高端制造业也要遵循“宽轨道、高天花板”的投资准则,在这个原则下,要另辟蹊径。换句话说,弯道超车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突破的途径是专注于行业细分的应用领域,走个性化发展路线才能反攻。

比如他说2017年北极光投资的Kanop,就是另一种方式的典型例子。早期,该公司是工业机器人核心组件“控制器”的领导者。2019年开始战略转型,转向中游机器人本体研发生产,瞄准一般行业的“长尾”客户和应用,依托金属焊接加工“走出圈子”。

“在工业机器人普及率很高的汽车领域,国内初创企业是不可能与‘四大家族’等海外品牌竞争的。只有竞争不那么激烈的一般工业领域才能与海外厂商竞争。Kanop切入轻载焊接机器人,两年突破5000台。逐渐成为行业龙头,实现了国内反击。”黄河说。

避免TMT思维颠倒

高端制造业虽然立于PE/VC的聚光灯之下,但在TMT投资“主导”中国创投圈的二十余年里,前者曾长期处于边缘位置,业内尚未形成一套成熟、权威的投资体系。

    对此,在制造业投资十余年的黄河就指出,投资逻辑必须逆TMT化——不同于离市场近、产品爆发快的消费互联网企业,高端制造企业通常研发时间长、前期投入成本高、技术产品风险大、收入成长慢,对进入的资本而言也是一场有关耐心的考验。换言之,布局制造业不是要与时间赛跑而是要做时间的朋友,基金在存续期、新旧交接等机制的设计上都要为成长价值高、周期长的优质项目留出空间。

    “这是个艰苦、不够光鲜的行业,鲜有年轻且名校背景的创业团队,也无故事可讲,按照以往TMT的投资偏好在这里很有可能遇到2VC团队,而在制造业,持续成长并盈利才是硬道理,估值没有意义。”

    事实上,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结构性红利的消失,PE/VC机构对原始创新类项目的关注不断提升,大量过去专注于TMT行业的基金亦转向硬科技赛道,迅速加码高端制造业。

    此外,他还表示,布局制造业资本不仅要逆TMT化,更要谨慎对待估值、避免因一味追求注册制下的IPO红利而陷入一二级市场估值倒挂的“泥潭”。科创板推出后,资本都渴望尝到注册制红利的甜头,因此进一步催生了疯狂的Pre-IPO投资热。“过去一年多里我们看到不少资本一拥而上,不管估值标的多高,只要能上科创板、创业板就敢往里投,他们觉得投制造业就一定会有很好的回报,这只是一厢情愿的看法,也会付出昂贵的学费。”

    黄河坦言,对于投资周期长的项目其对待估值谨慎且挑剔,“如果不是极少数能快速吃到成长福利的企业,北极光不会为过高估值的项目埋单,还是要深耕早期、坚持价值投资”。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www.04411.net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