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概念股」探索数字化全面赋能,通源石油预打造智慧油服生态一体化平台

  • A+
所属分类:股票配资平台
摘要

  数字化赋能传统产业案例屡见不鲜,民营油服龙头通源石油(300164.SZ)也开始了大动作。近日,从公司管理层处获悉,通源石油正在加快探索数字化为现有业务赋能的步伐,力争在近几年打造数字化赋能的油服

「互联网金融概念股」探索数字化全面赋能,通源石油预打造智慧油服生态一体化平台

传统行业数字化授权的案例并不少见,童渊石油(300164。私营石油服务的领导者SZ也开始了一项重大举措。近日,从公司管理层获悉,童渊石油正在加快探索数字化的步伐,以增强现有业务的能力,并努力打造数字化石油服务业的生态平台,以实现行业价值共创和多边共赢。

近年来,随着上游油田企业的数字化,下游石油服务企业也面临着数字化发展的迫切需求。2020年,受全球疫情影响,油价持续走低,对产业链精细化管理提出了更高要求。Xi尤氏大学计算机学院的程国建教授认为,与其他行业相比,油气行业的数字化信息化程度最低,还有巨大的提升空间。行业数字化是大势所趋。

从全球来看,国内外石油服务企业都在加快数字化发展的步伐,但差异很大。目前,斯伦贝谢、贝克休斯等大型国际石油服务企业已率先探索转型路径。在国内,童渊石油也在加快规划布局。童渊石油战略规划委员会主任、大德广元董事长胡萌指出,未来三到五年,童渊石油的管理流程和业务流程将实现数字化。

童渊石油副总裁、大德广元总经理刘亚东认为,在逐步实现数字化发展的背景下,未来石油服务企业可以进一步探索更多创新的数字化业务经营模式,开创企业成长新轨迹。

行业数字化的大趋势

数字化对于现代企业来说并不陌生,但对于传统行业来说并不是与生俱来的。这几年来,在这种形势下,很多传统行业都主动选择了“触网”,把数字化作为自己发展的利器,从而焕发生机。当然,也有发展缓慢的行业,油气行业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横向对比其他行业,可以发现整个油气行业还是一个数字化、信息化程度较低的行业。这和行业过去的管理模式有关。程国建教授认为,长期粗放的管理模式使得油气企业对数字化缺乏足够的重视。此外,与其他行业相比,能源行业的关注相对较低,这也使得该行业的发展慢了半拍。

随着外部商业环境的快速变化,行业数字化势在必行。一方面,疫情导致全球油价持续走低,促使油气产业链相关企业对运营效率和成本控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另一方面,政策导向和历史机遇也促使行业加快自身发展。

目前,我国一些大型国有油田企业的数字化建设正受到国家的高度重视。比如中石油位于西北的长庆油田,数字化覆盖率已经达到90%以上,在数字化开发建设方面领先同行。根据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规划,到2025年,其油田将实现100%的数字化,地面、接收和管理平台也将完全数字化。程国建教授对上述变化给出了自己的判断。他认为,随着数字和智能技术逐渐深入影响油气开发的各个工业阶段,对下游供应商和服务提供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这当然也为下游数字技术赋能提供了机会。先进信息技术与油气产业的深度融合,将通过数字化、智能化引领油气技术的颠覆性创新,也将引发产业、技术、管理的重大变革。

胡萌还指出,“今年的‘三桶油’数字油田建设将全面铺开。作为我们的主要客户,他们不仅为童渊提供了数字技术,还为我们现有的业务数字化提供了机会。”当然,国际石油的数字化发展

据其介绍,国际石油服务公司斯伦贝谢(Schlumberger)计划解散现有的4个业务部门,将其17条产品线合并为4个全新的业务部门,重组后以“数字与集成”(Digital and Integration)为主导业务部门。另一家领先的石油服务公司贝克休斯(Baker Hughes)接受了通用电气(GE)的数字化转型理念,依靠其原有的Predix工业互联网平台,迅速将自己打造为全球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数字化油气工业公司。

目前,国内油气行业仍面临一个历史性机遇,即国家层面主导的“新基础设施”战略。2020年初,中央和地方政策密集部署新的基础设施,对此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视。国家发改委创新与高技术发展司司长吴昊在发布会上解释说,根据初步研究,新基础设施是以新的发展理念为导向,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优质发展需求,提供数字化改造、智能化升级、集成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

程国建教授指出,“新基础设施”推动各行业走向数字化,油气行业也不例外。童渊石油副总裁刘亚东对此也深有感触。他说,目前整个行业都在呼吁数字化,童渊石油也从去年4月开始加快了其数字化赋能主营业务的布局。

开启七种能力,并以数字方式充分赋予它们权力

现在趋势的转型已经决定,如何转型,转型到什么程度,已经成为目前首要考虑的问题。程国建教授认为,数字化转型应该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企业应该量力而行。

一般来说,油田企业的转型都采用数字授权策略。结合国内外成功案例,程国建教授总结出转型应具备的七种能力:一是精细化管理能力,二是中台共享服务能力,三是数字化供应链能力,四是综合客户服务能力,五是知识赋能能力,六是智能数据决策能力,七是线上线下整合能力。

数字化转型应以实现四个目标为目标。一是通过精细化管理,提高效率,减轻负担,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二是业务赋能,通过数字赋能技术,解决物理世界难以解决的问题;三是辅助决策,让数据说话。最后是颠覆商业模式,创造新的商业模式,让企业拥有差异化的竞争力。

童渊石油作为中国规模最大的石油服务企业,通过加强与金蝶集团的合作,加快了办公数字化和管理数字化的转型,并将增强其财务决策的数字化能力。

>  刘亚东还向外界透露了通源石油在围绕数字化作业这一领域的布局规划。他表示,通源数字化作业主要考虑设备全生命周期管理和健康安全环保智慧管理,涵盖远程作业支持以及数据中心的建设等内容。2020年通源石油在西安建成了油气地质工程一体化工作平台。

  对于数字化赋能后的成果预期,孟虎表示,在业务方面,将使我们各个业务环节更加科学和准确,给客户提供的服务更加优质,成本方面也更具竞争力;在公司管理方面,使我们的经营信息化、数据化,信息分享更加科学准确,考核标准会更加量化及精准、各项事务可溯源及规范化管理,成本控制更具有可操作性。

  目前,通源石油在射孔、压裂和定向钻井三条产品线同时引入了大数据及人工智能技术,孟虎坚定认为,让高科技赋能现有业务将会为客户提供更有价值、更优质的服务。“经过3~5年的数字化平台建设,通源石油的管理过程和业务流程都将实现数字化。”

  打造智慧开放的油服生态链

  最后就是行业生态的发展。前面提到,通源石油正加快建设数据中心,“未来要让数据赋能我们的油服生态环境,建立一体数字化生态链,把上下游的产业链全部关联在一起。”刘亚东认为,各企业之间的数字化平台必须是开放模式,这样才能丰富行业数据资源,最大限度发挥数字化的潜力。

  公开数据显示,美国的勘探开发成功率要远高于我国,刘亚东认为,这背后的原因就在于美国积累的大量勘探开发数据资源以及数据的开放共享性。在现有体制条件下,如果数据还是有限的开放的话,那么通源石油首先要去做的就是一个开放的平台或者开放模型。

  目前民营油服行业聚集了几百家甚至上千家企业,如果每家企业将取得的部分数据,都放在这个平台上来共享,汇集油服行业尽可能多的数据来推动行业的发展,那么就会逐渐提高中国在油气勘探开发领域的精准度。刘亚东也注意到,开放性正在成为目前行业内的一种趋势,“现阶段我们看到,无论是中石油还是中石化的油服企业,他们现在做的智能化钻井管理平台都预留了开放接口。那么未来你只要有模型,有相应的接口,获得一定的授权,那么你就可以把这数据用起来。”

  未来,通源石油将力争为油服行业打造智慧开放的生态平台。孟虎表示,管理流程的数字化、地质工程的一体化、关键技术与过程控制的智能化、结果呈现的可视化、合作伙伴的信息共享化,这些都将是通源石油今后的主要工作目标。而聚焦在上下游生态链上,他认为,通源石油要做的就是,为上下游客户提供信息数据资源,并把这些数据置于建立的统一数据平台上,形成共享的生态链,使得业务合作伙伴在效率成本上得以优化运营。(CIS)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www.04411.net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