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配宝」莎普爱思委身“莆田系”资本后

  • A+
所属分类:股票配资公司
摘要

  12月21日晚间,莎普爱思(行情603168,诊股)发布关于公开挂牌转让全资子公司强身药业100%股权公告称,首次以1.95亿元转让未能征集到受让方,拟将转让底价调整为评估价值的70%,即1.37

12月21日晚,沙坡爱思(报价603168)就全资子公司沈强医药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一事发布公告,称首笔1.95亿元转让未能吸引受让方,拟将转让底价调整为评估值的70%,即1.37亿元。不知道30%的折扣转让后能否达成交易。

从2017年开始,沙坡爱思因为媒体的一篇文章,陷入了一场“魔药”风暴,业绩一路下滑。根据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规定,沙普爱思应在三年内,即2020年底前完成本达赖氨酸滴眼液(沙普爱思滴眼液)的一致性评价。但根据其第三季度报告,此次一致性评估无法完成,届时沙坡爱思将面临停止生产该核心产品的可能性。

但早在2018年,沙坡爱思董事长陈就知道大势已去,开始准备“套现”走人。

“承诺”莆田部门兑现

“我生于1951年,今年67岁。人的精力是有限的,还要再干三年。我想给社会一个很好的解释。走不动的时候,还是能看到这个企业还在,还在一步一步稳步成长。”2018年6月,陈发表公开声明。

陈提到的这个“告白”,在那一年很快就实行了。

2018年12月,陈以人民币2.59亿元将沙坡爱思9.66%的股份转让给洋河投资。

2020年2月,陈再次将沙普爱思7.24%的股份转让给洋河投资控股子公司怡和医疗,高17.8元/股,总价4.16亿元。此外,根据协议,陈将于2021年将1752.4万股上市公司股份(占沙普爱思股份总额的5.43%,约3.96亿元)转让给怡和医疗或其指定受让方。

这样,陈将总共套现人民币10.71亿元,所转让的股份占公司股份总额的22.33%。

莎普爱思委身“莆田系”资本后

林、林宏远控股来源:沙坡爱思公告

至此,洋河投资和怡和医疗股份有限公司共持有上市公司5451.96万股(占上市公司股本总数的16.90%),洋河投资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林氏兄弟李鸿和林宏远成为沙坡爱思的实际控制人。

林李鸿和林宏远是谁?

根据沙坡爱思《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林李鸿1993年出生于莆田;林宏远就更夸张了。2001年出生,完全控制沙坡艾思的时候才19岁。这两个年轻人不可能一个人吃掉一家上市公司。

莎普爱思委身“莆田系”资本后

林的控股公司,来源:沙浦爱思公告

查艾奇“维修投资”的变化,发现其投资人是2015年的林春光。据媒体报道,林春光是“莆田系四大家族”詹、陈、黄、林氏家族的代表人物之一,也是林、林宏远的父亲。

林氏兄弟控制沙坡艾思后,开始了一系列整顿业务的行动。

迫不及待加载莆田医院资产

9月29日,沙坡爱思宣布进行资产重组,拟以现金方式购买实际控制人林、林宏远持有的泰州市妇幼保健院股份有限公司100%的股权。根据资产评估报告,泰州妇儿医院的评估值为5.02亿元,交易的最终价格为5.02亿元,增值率为278.88%。

根据收购公告,台州市妇幼保健院是一家二级甲等专科医院,拥有台州市卫健委批准的300张床位。医院设有妇科、产科、儿科、不孕症、宫颈专科、内科、外科、产后康复、新生儿重症监护室、检查、病理、超声、放射科等20多个医疗技术科室。

然而,在收购公告发布后不久,他们收到了上证所、交易所证监局的询证函,要求就泰州市妇幼保健院未能获得土地使用权的相关问题以及交易评估的价格做出解释

我们从沙浦爱思对浙江省证监局询证函的回复中了解到,台州市妇儿医院至今未取得土地使用权,因为2015年通过招标、拍卖、挂牌等方式取得一期工程时,无法及时办理产权,需要等待二期工程完成房地产权的统一办理。然而,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原定于2020年初开工的二期工程未能如期开工。

另外,从这封复信中发现,台州市妇幼保健院总资产为1.91亿元,其中固定资产3897.76万元,无形资产1.29亿元,占总资产的67.5%。该无形资产是台州妇儿医院的土地使用权。土地未取得土地使用权的,计入无形资产评估。用这个评价交易价格合理吗?另公告回复:台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海陵分局出具了无违法证明,台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出具了不动产产权证办理无障碍证明。如果二期工程的建设时间和进度正常进行,预计相关土地和房产取得产权证不会出现实质性障碍。

似乎不应该以一个负责任的上市公司的态度,将不确定性资产强行纳入上市公司资产,以一个没有法律效力和前提条件的证明作为评估依据。

images/2020/12/weixin/one_20201228080456908.png">


  泰州妇女儿童医院无形资产情况 来源:莎普爱思公告


  在莎普爱思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我们还发现,泰州妇女儿童医院在近三年存在的处罚、诉讼等情形中,存在“使用非卫生技术人员从事医疗卫生技术工作”、“未取得执业资质行医”等最基本的医疗从业道德问题。


  在一起诉讼的主要案情介绍写道“王某某因‘停经 30 周,血压升高 2 周’入住医院,后于医院娩出两胎儿。王某某认为医院的诊疗行为有误,医院应承担赔偿责任,因双方就责任就赔偿事宜未能达成一致意见,王某某向泰州市海陵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审法院判令医院赔偿王某某损失,王某某不服一审判决,向江苏省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维持原判。”这样匪夷所思的案情介绍,似乎在提醒人们这就是“莆田医院”的风格。这起案件中,泰州妇女儿童医院在扣减医院已先行支付的50万元外,还应赔偿王某某 64.5万元。


  未来,莎普爱思是否将装入更多的“莆田医院”,我们无法预知。但如果此次收购一切顺利,恐怕莎普爱思成为“莆田系”登陆A股的一个基地就成了大概率事件。


  打折甩卖亏损药厂


  12月10日,莎普爱思发布公告称,将以公开交易方式挂牌转让所持有的莎普爱思强身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强身药业”)100%股权,挂牌底价为1.95亿元。


  如本文开头所述,首次挂牌无人接盘,于是再次挂牌1.37亿元,打了七折甩卖。


  莎普爱思委身“莆田系”资本后


  强身药业是莎普爱思于2015年以非公开发行股票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而来,交易对手为吉林省东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转让价款3.46亿元,评估增值率243.34%,获得商誉2.30亿。加上向强身药业投产新建项目,莎普爱思总共募资4.8亿余元。


  其主要生产和销售适用于补肾健脾填精、安神益气活血、除湿散寒通络的中老年、OTC中药,拥有165个药品批准文号,其中77个为OTC品种,5个为强身药业拥有的独家中药品种,分别是复方高山红景天口服液、四子填精胶囊、前列回春丸、驱风通络药酒、小儿和胃消食片。


  自收购以来,强身药业不仅由于未完成业绩承诺使得莎普爱思计提2.30亿商誉减值,而且分别于2018年、2019年、2020年1-8月亏损739.81万元、4360.75万元、2641.82万元,不断拖累莎普爱思业绩。


  曾经近5亿联姻,而如今低价转让能不能出手还是个未知数,着实让人唏嘘。林氏兄弟这一招能否让莎普爱思起死回生,还有待时间观察。


  结语


  陈德康从一个烧锅炉的工人,一步步成长为上市公司董事长,这其中有个人努力,更多的是搭乘时代的春风,一路高歌猛进。然而无数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如果不居安思危,求变思进,终有一天将被时代淘汰。如今莎普爱思已然易主,被打上了“莆田系”标签,这是一个自带争议属性的标签,在可以预见的未来,想必关于莎普爱思的议论必然不会太少。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www.04411.net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