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规配资平台」这些资本大佬“疯狂”并购酒企 疯狂为哪般?

  • A+
所属分类:股票配资平台
摘要

  2020年,白酒板块变得炙手可热。这一年,该行业在按下产业整合加速键的同时,亦成为行业外资本业务边界拓展的新战场,“复星系”“中植系”“海银系”等行业外资本大鳄动作不断。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作为

2020年,板块白酒将成为热点。在这一年里,在按下行业整合加速按钮的同时,行业也成为了拓展行业外资本业务边界的新战场,不断有“富银河”、“中智部”、“海印部”等行业外资本大鳄的动作。

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作为大豪科技(报价为603025)的散户投资者,宋宇没有料到该公司会因为近三个月后的并购重组计划而撤出六家涨停板。

“之前一直在自责买多了,现在后悔买少了,现在买不到了。”宋宇看到自己账户上的利润数字不断上升,后悔了,这已经接近他半个多月的工资了。然而,开盘,也就是连续六天待在交易的涨停,却从未有过加仓大豪科技的机会。

2020年最后一个月,主要从事智能设备的大豪科技表示,计划通过现金支付和股票发行的方式,募集资金收购红星二锅头母公司红星100%的股权。即使只披露了交易计划,资本市场仍对这一跨境“饮酒”合并表现出极大的热情。

风数据显示,12月8日复盘后,大豪科技连续几个交易日录得涨停,其全年徘徊在80亿元左右的市值,短短几天迅速攀升至140亿元。

大豪科技不是孤立的案例。

7个月前,复星国际旗下的豫园股份(报价600655,诊断股)宣布投资18.36亿元,从亚特集团手中接管金辉酒业(报价603919,诊断股)的实际控制权。得益于“富银河”的加持,金辉酒业虽然营收规模排名靠后,但股价在一个月内(10月15日,11月16日)暴涨1.6倍,多次登陆。截至目前,金辉酒业总市值已超过200亿元,但5月26日因并购申请停牌时,市值不足70亿元。

在热钱涌入的背后,毫无疑问,白酒行业正处于一个历史性的亮点时刻,资本层面对这些M&A前景有着良性的评估和诸多预期。由于高利润、强消费和反周期等优势,板块白酒将在2020年从资本的青睐走向估值的持续上升。

还是因为如此,今年在按下行业整合加速键的同时,行业也成为了拓展行业外资本业务边界的新战场。一方面,国泰酒业、顾靖酒厂(报价000596,诊断学)等工业资本频频出手;另一方面,“富银河”、“中智”、“海印”等业外资本大鳄也在不断移动。

一场轰轰烈烈的“醉驾”比赛已经开始了。

工业资本加速整合

2020年,白酒行业并购“第一案”发生在中国酱酒核心产区茅台镇。

1月初,正在冲刺IPO的国泰酒业宣布,即将接手贵州海航淮九(现更名为“国泰淮九”)。当时,国泰酒业副董事长叶给出的理由是“此次并购(国泰酒业)可以获得110亩稀缺土地资源和5000多吨存量老白酒,其中包括200多吨90年代老白酒等。”。

作为茅台镇老字号的知名白酒公司,与茅台酒厂同年成立的淮酒,成立于1951年。2011年5月,正在积极拓展新领域的海航集团,通过新成立公司的股权合作,斥资7.8亿元拿下怀九60%的股权,想把后者打造成中国的波尔多。但出乎意料的是,由于2013年的“白酒塑化剂事件”和“三公禁酒”,白酒行业黄金十年结束,进入调整期,白酒业绩自此萎靡不振。

“在此次收购之前,淮酒工业主要从事酱香型白酒的生产和销售。由于生产基地建设进展缓慢,市场销售萎缩,自2018年以来,淮酒行业逐渐停产,仅少量

一位知情投资者告诉记者,由于酱香型白酒生产周期长,基酒扩能投资大,企业短期内难以通过扩大生产规模来增加基酒产量和储备。因此,收购现有酱香型白酒生产企业,快速扩大产能,是行业的常规操作。目前台湾和中国大陆的葡萄酒行业产能有限,收购是最直接的方式。

《国立台湾酒业招股书》中的一组数据也证实了上述说法。

数据显示,在收购淮酒之前,国泰酒业旗下的国泰酒业和国泰酒厂两个生产基地都处于超负荷状态。2019年,国泰酒业和国泰酒厂的产能分别为1800吨和3500吨,相应的产能利用率超过100%,分别为111.33%和113.45%。

「正规配资平台」这些资本大佬“疯狂”并购酒企 疯狂为哪般?

图片来源:国泰酒业招股书

根据围绕产能概念的并购,作为“四大徽酒”之一的顾靖酒业正处于攻坚阶段。11月中旬,该公司披露,已根据发展战略需要与明光酒业接洽,并就股权收购达成初步意向。“公司计划近期对明光酒业进行尽职调查和审计评估”。

这是顾靖酒厂在2016年斥资8.16亿元控制黄鹤楼酒业后的又一次出击。然而,与当时的跨省并购不同,顾靖酒厂把重点放在了距离亳州大本营仅300公里的滁州。据公开信息,明光酒业位于安徽省滁州市主办的县级市明光,曾位居安徽省白酒行业第二位,年产白酒约3万吨,目前销量约3至4亿元。拥有名光、老名光、明路皇家酒等系列产品。

11月下旬,中泰证券(报价600918,诊断学)曾在之前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我们认为,此次收购与黄鹤楼的进展不同

,目前尚无股权比例和金额内容,项目进展具有一定不确定性。明光酒业收入规模小于黄鹤楼,我们预计在几亿元体量,若收购落地有望优化省内竞争格局。”


  “徽酒品牌众多,上市品牌就有‘四朵金花’,分别是古井贡酒、口子窖(行情603589,诊股)、迎驾贡酒(行情603198,诊股)和金种子酒(行情600199,诊股),非上市的还有宣酒、皖酒、高炉家酒、临水、文王贡酒、老明光等诸多品牌。”11月29日,川财证券在其研报如是表述徽酒当前的激烈竞争态势,“近年来,随着竞争激烈,‘东不入皖’的神话被打破,省外强势品牌纷纷进入安徽市场,高端和次高端市场失守,被茅台、五粮液(行情000858,诊股)、泸州老窖(行情000568,诊股)等高端品牌瓜分,低端市场也被牛栏山、老村长等全国性品牌占领,徽酒面临两头夹中间的困境。”


  与大多数酒企有所不同,古井贡酒并未将业务来源划分为省内和省外,而是划归于华北、华中及华南等区域。2019年,其大本营华中市场销售占比为89.53%。


  “古井收购明光的初衷在于后者的原酒生产能力,相对而言,明光酒业的区域品牌价值长期被低估,并购成本较低。”在白酒专家蔡学飞看来,从地理位置而言,滁州紧邻合肥与南京,“饮下”明光酒业的背后,或可进一步扩大古井贡酒省内市市占率,同时实现进一步扩张。


  行业外资本竞相入局


  实际上,除了产业资本的摩肩接踵,资本热潮下,这一年“酒局”新进者亦接连不断。


  “复星与酒的缘分,始于青岛啤酒(行情600600,诊股),但绝不会止于青岛啤酒。中国人的餐桌上,一定离不开一壶好酒。”2019年10月,上海BFC外滩金融中心,在会见前往复星考察的宜宾市市长杜紫平一行人时,被称为“中国巴菲特”的郭广昌不吝于表达“复星系”的“醉酒”野心。


  8个月后,通过旗下豫园股份以18.36亿元入主“西北白酒王”金徽酒,“复星系”正式涉足白酒领域。9月上旬,为进一步巩固控制权,豫园股份再次斥资7.15亿元对金徽酒8%的股份进行要约收购,至此,“复星系”持股比例提升至38%。


  在CIC灼识咨询执行董事王文华看来,复星深耕健康、快乐、富足三大业务,其中豫园股份作为快乐消费的旗舰平台,旗下的餐饮事业部的核心战略仍然是升级家庭快乐消费产业集群。白酒作为中国传统消费品中的重头,布局白酒赛道能帮助豫园股份丰富其餐饮食品类产业的结构。“豫园股份大消费产业中的餐饮业务在毛利上仅次于度假村业务,超过60%,白酒同时又是餐饮业中毛利极高的细分,对于餐饮食品事业部发展会有较大的帮助”。


  巨头两度入场,市场情绪高涨,金徽酒市值天花板陡然上升。数据显示,作为国内最年轻的白酒上市公司,2019年金徽酒的市值很长时间停留在60亿元左右,而今其市值已是这一数据的3倍之多。


  一直在南方工作的投资者张琳用“疯狂”一词来形容金徽酒的股价走势。张琳向记者讲述,自己平时未曾留意过金徽酒的产品,亦没有看懂今年白酒板块的股票暴涨,但在复星再度增持金徽酒后,其还是于10月中旬毫不犹豫地买入了后者的股票,“建仓的时候股价不到20元,短短一个月时间一度涨到56元”。


  对于复星系而言,这算得上是一笔收益颇丰的投资。


  实际上,嗅到“酒香”的不止是“复星系”。


  继去年“饮下”贵州醇后,8月初,从事实业投资、投资项目管理等业务的江苏综艺集团,以4.6亿元的价格再度从维维股份(行情600300,诊股)(维权)手中接过枝江酒业;


  10月中旬,以金矿托管为主业,净利润正处亏损中的园城黄金(行情600766,诊股)亦宣布将收购酱香酒企圣窑酒业。交易完成后,其业务将拓展至白酒酿造及销售板块;


  12月初,为寻求新的利益增长点,总资产5.6亿元,账面现金仅有2.17亿元的宝德股份(行情300023,诊股)也表示,拟以11.22亿元的现金收购白酒流通企业名品世家,若交易完成,宝德股份实控人变更为“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


  几乎同一时间,大豪科技收购红星股份的交易预案公布于众……


  “这说明资金认可白酒这一领域。”白酒营销专家、中原基金执行合伙人晋育峰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盈利能力相对较强,现金流表现较好,相对抗周期等特点是行业外资本争相布局白酒行业的主要原因。但纵观过往,各路资本跨界“醉酒”的目的均不尽相同,“一些企业想借此与自己原有的产业形成互补,还有一些则是想将其打造成一个产业投资平台,并购目的不同,结果也是天差地别”。


  “抛开资本的逐利性不谈,资本可驱动、可控制、可复制的基本是标品,标品才能借力资本的力量快速跑马圈地,快速登陆资本市场。而白酒行业恰恰是非标居多。”晋育峰进一步表示,但对于那些欲借收购拓宽业务维度、甚至想建立竞争壁垒的外部资本而言,白酒领域的进入门槛并不低。


  光有钱或许并不够


  “今年的这些并购应该属于2017年以来行业掀起的第三轮并购潮,如之前川酒集团入主宜宾第二大酒企叙府酒业,泸州老窖增持川酒投等。”四川省酒类流通协会执行会长铁犁向记者表示,近20年来,白酒行业已经历了两轮并购浪潮,以三、四线酒厂为标的的第一轮并购浪潮始于2000年前后。第二轮则发生在2010年左右,彼时白酒行业的繁荣吸引了众多行业外资本的进入,维维股份、联想集团等行业外资本参与白酒并购,上海浦创、中信国际等风投资本也关注到这一领域。


  前瞻产业研究院曾预测,到2023年,白酒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7874亿元,“2017年以来,白酒行业逐渐回暖,并购呈现出集中化趋势”。


  “相比前两轮而言,这波并购潮规模更大。”在行业浸润已久,铁犁的体会更为直接,其称,随着行业风向标贵州茅台(行情600519,诊股)的市值再攀高峰,当下白酒行业正处强复苏阶段,亦是外来资本进入的高潮期。


  目前这一赛道究竟有多火?一周前,主导产品为聚氯乙烯树脂(PVC)和烧碱的今金路收到的一则投资者提问便是“请问贵司目前是否涉及白酒的生产销售?”无独有偶,8月中旬,中国医药(行情600056,诊股)亦被投资人“温馨提醒”:“建议公司布局白酒行业,公司这方面专家多,应该利用起来。”


  进入门槛高,投资周期长,不确定性高是多名分析师对白酒行业的共识。铁犁告诉记者,年销售额超过20亿元规模的酒企,基本上为名优品牌,多数是区域龙头,兼并重组至今无一例发生。在过去十年里,10亿元以上标的的兼并重组也屈指可数,所以所谓的白酒兼并重组,更多的是偏向对年销售额在1亿元以上10亿元以下级别企业的重组。“对于追求规模化经营与快速发展的企业来说,兼并销售规模过低的企业,短期之内标的业绩很难有新起色”。


  2020年初,智研咨询发布《2020-2026年中国白酒制造行业发展模式分析及投资风险研究报告》指出,2019年1-4月规模上企业(年产量能达到1万吨以上且固定资产上亿的白酒企业)进一步减少到1176家,与2018同期相比减少了274家,2019年全年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将减少至1098家。


  作为行业观察者,李栖向记者表示,目前白酒行业虽然企业众多,但优秀的企业并不太多,产业本身为兼并重组设置了门槛,想要兼并重组优秀企业较难,“据我这些年的观察,白酒行业兼并重组成功概率较小,这其中还不乏一些‘一嫁再嫁’的企业”。


  或基于此,根据多位行业人士给到记者的说法,在白酒行业的并购重组中,资金并不是最重要的资源。


  “之前,我与一家已并购了三家酒厂的资方接触过,今年他们看中了一个酒企标的,让我帮忙带话,我反复问资方,除了钱,你还能给对方什么?”晋育峰进一步解释称,一般发展较好的白酒企业,自身并不缺钱,所以引入战投的意愿较低。“就目前来看,该行业的兼并重组,如果仅是资金投入,双方成为合作伙伴的机会比较小,但未来战略规划若能相近以及业务发展上具有协同性,才有较大合作机会。”


  “老牌酒企欲想通过并购重组焕发新生,并不容易。”酒水行业研究者欧阳千里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感慨道,酒企的兼并,看起来是财务行为或者资本行为,但实际上需要的不仅资金,后期的整合更为关键。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www.04411.net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