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证券」海澜之家库存压顶:周杰伦能否拯救“男人的衣柜”?

  • A+
所属分类:股票配资公司
摘要

  那些年喝着优乐美、穿着美特斯邦威、骑着爱玛电动车的年轻人,真的到了穿海澜之家(行情600398,诊股)(600398.SH)的年纪吗?10月20日,海澜之家连发三条微博,宣布周杰伦成为品牌最新代言

「新疆证券」海澜之家库存压顶:周杰伦能否拯救“男人的衣柜”?

喝优胜美地,穿米邦威,骑艾玛电的年轻人真的到了穿蓝海宫的年纪了吗(引用600398,诊断单元)(600398。SH)?

10月20日,蓝海之家连续发了三条微博,宣布周杰伦成为最新的品牌代言人。随后,“周杰伦代言蓝海屋”空降热搜榜单,截至发稿时,其阅读次数已超过5.4亿次。

“公司与周杰伦的合作是公司专注于既定的发展战略,专注于消费领域,不断优化产业运营,增强市场竞争力,提升经营业绩。”10月22日,蓝海大厦秘书室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然而在热度的背后,难以掩饰的是蓝海之家在不增加利润的情况下增加收入,削减净利润,库存超过80亿元的困境。

从股价来看,明星效应并没有“暖暖”蓝海之家。风闻数据显示,10月20日至26日,涨跌蓝海之家在-,的股价为3.51%,而截至26日,在收盘价的股价为7.14元

去掉泥土的味道

乏善可陈的资本市场可能还对周杰伦拯救“男式衣柜”心存疑虑。

一些粉丝在蓝海之家的微博下大喊:“我想要周杰伦唱的同样的黑毛衣。”"将来,我的衣柜里只会有蓝海家的衣服."。然而,也有很多声音质疑周杰伦代言蓝海屋是“回归自然”,调侃和微调画面并不能掩盖周东的财富。

蓝海之家在营销方面下了很大功夫,从和周杰伦牵手的考虑就可以看出来。

2019年,阿尔弗雷德数据室公布了周杰伦超华粉丝的年龄组数据,周杰伦的大部分粉丝出生于1988-1997年。这与目标消费者为20-45岁甚至更年轻的财务报告相符。

周杰伦之前的代言人是演员林更新,他的一系列简单的宣传照片和广告一度出圈,引发了关于蓝海之家品味提升的讨论。

在林更新之前,蓝海之家的广告风格一直是“跳阴哮天或杜春”,神奇而朴实。但从表现来看,前期这个营销套路是适时的。

2002年,蓝海之家在江苏江阴成立,专注于一站式男装购物。“男人一年只需要去蓝海之家两次”的广告口号传遍了大街小巷。

2014年,蓝海之家迎来辉煌时刻,被基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重组上市,市值超过800亿元,成为当时A股最大的服装企业。据Wind统计,上市第一年,蓝海之家营业收入123.38亿元,增长72.56%。

市值巅峰时,蓝海之家创始人周建平以430亿元的净资产在2018年胡润中国富豪榜排名第49位,一举成为江苏首富。

然而,上市后,蓝海之家的收入和净利润持续增长,但增速明显放缓。2015年蓝海之家收入158.3亿元,但增速降至28.3%,净利润29.54亿元,增速仅为24.17%。此后增长率逐年下降,从未“翻身”。

摆脱地方风味,偏爱年轻人,成为蓝海之家近年来营销的新焦点。

自2016年以来,除了更换代言人和改变过去广泛的广告代言之外,蓝海之家还频繁出现在热门综艺节目中,赞助《奇葩说第五季》 《奔跑吧,兄弟》 《下一站传奇》等节目。

渠道建设方面,2017年双十一期间与阿里合作智能门店;2018年,他转战腾讯阵营。同年2月,腾讯向海曙家园投资近25亿元,获得5%的股份。海曙家园是在腾讯的帮助下在微商城和小程序上推出的;同年下半年,我们与美团外卖平台合作,开启了服装外卖新的零售模式。

今年上半年,网红经济繁荣之后紧接着是直播。蓝海大厦秘书长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公司

主席也离开了圈子

无论从营销还是渠道,蓝海之家应该做的都没有落后。

然而,性能并没有相应提高。财务报告显示,2019年海曙家园收入增速已降至15.09%,为219.7亿元;净利润增速也首次放缓至8.34%,达到31.68亿元,回到2016年的水平。

在线渠道方面,2019年海曙家园在线销售额为13.25亿元,仅占总收入的6.19%;2020年第二季度,蓝海之家在新零售渠道和传统电商的网上销售额同比增长40%,但对上半年整体业绩的影响仍然不大。

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蓝海之家收入同比下降24.43%,至81.02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56.65%,至9.16亿元。

更严重的是其库存压力大。

财务报告显示,2014年至2019年,其库存分别达到60.86亿元、95.8亿元、86.32亿元、84.93亿元、94.74亿元和90.44亿元;库存占收入的45%以上,甚至一度超过60%。

今年上半年,蓝海之家的库存达到82.17亿元。外界开玩笑说,男人的衣柜正在变成男人的仓库。

然而,从周建平的对外态度来看,它对库存问题非常抵触。

“海曙的库存问题不允许任何人质疑!”“如果营收规模不超过海曙家,就不值得海曙质疑!”“如果你够优秀,你就当主席。”在2019年的一次股东年会上,周建平“脱离了圈子”,因为他生股东的气

模式的困境

越禁忌越痛苦。对于卖不出去的衣服,蓝海之家会通过割标、换标、低价换背心等方式再次上岸。

今年8月,据媒体报道,蓝海之家将库存商品的标签切掉,以原价1-5%的折扣出售。

10月22日,在社交平台上销售之家打折服装的杨女士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她是之家的供应商,出售的之家服装优惠价格低至10%。

蓝海之家在其2017年财务报告中直接指出,该公司通过其品牌海艺平台处理一些尾货。10月22日,《时代周刊》记者在海某官网上注意到,2020年秋季的房价低于之家官网。

“海曙家园的发展遇到了瓶颈,但降价降标不利于企业形象,间接说明公司目前的运营问题比较大。”10月20日,可持续时尚中国联盟创始人杨大军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棘手的问题,如业绩下滑和高库存,来自周建平曾引以为豪的轻资产模式。

所谓轻资产模式,就是蓝海之家向上游供应商订货,供应方直接把货物送到零售终端。有些卖不出去的产品可以退给供应商,退不出去的可以交给旗下品牌海艺低价销售。

在整个生产过程中,蓝海之家将产品设计、服装生产及相关环节外包给供应商。加盟商只需要支付相关的运营费用,如房租、水电、物业、人工工资等。品牌建设和终端渠道运营由蓝海大厦直接负责。

海曙家园在2017年财报中表示,如果产品卖得好,海曙家园、加盟商、供应商都可以盈利;如果产品滞销,三方都会受损。

在轻资产模式下,蓝海之家的研发成本远低于其营销成本。根据2020年半年度报告,公司上半年销售费用为10.42亿元,同期R&D费用为2351.62万元,仅相当于销售费用的2.26%。

“轻资产模式是其库存高、产品风格陈旧、研发滞后的根本原因。”杨大军直言不讳地表示,服装企业将把设计和研究的权利交给供应商,上游可能会受到利益的驱动,开发出风格不尽如人意的产品,这不仅会影响产品的质量

同时,2019年,蓝海之家的加盟意向也从下降的2641.5万元增加到1880万元。这可能意味着蓝海之家对加盟商的吸引力越来越小。

但蓝海之家仍在“奔跑”。据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其门店已达7254家,覆盖80%以上的县市,但90%为加盟商,仍忽视资产。

“目前海曙家园的一系列营销行动似乎只是一个热点。其实整体运营并没有做出根本性的改变,产品更新迭代比较弱。”11月21日,纺织服装品牌管理专家、上海梁琪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程伟雄告诉《时代周刊》记者,蓝海之家邀请周杰伦代言并推出一系列营销活动。

“海沧大厦想打破这个游戏,至少要摆脱服装‘搬运工’的身份。”杨大军接着说道。更多关于股票配资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www.04411.net的知识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