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第一股”市值暴跌97% 贵人鸟债务违约不断濒临破产

  • A+
所属分类:股票配资公司
摘要

  曾经的“体育第一股”贵人鸟,已经沦落到欠债不还的境地。9月22日,国内休闲运动服装品牌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贵人(行情603555,诊股)”,603555.SH)称因无法按期履行偿还债务

曾经的“第一运动股”贵鸟,陷入了不还债的境地。

9月22日,国内休闲运动服装品牌贵人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圣贵人(报价:603555,股票咨询)”、603555。SH)声称无法按时履行偿债义务,收到诉讼和仲裁,涉及本金4.06亿元。第二天,*圣诺人宣布收到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因未能按时偿还“2016第一非公导向债务融资工具”被列为执行人,涉及本金8000万元。

这已经不是*圣诺今年第一次债务违约了。根据企业调查数据,仅2020年上半年,*圣贵族多次被列为执行人,执行总额约4亿元。

9月4日,*圣诺宣布,因无法按期偿还泉州齐五金制品有限公司250万元债务,公司已进入预重组程序。

只是因为250万元的债务,*圣贵人被逼破产重组,让人心酸。与此同时,2020年7月发布的16家同类上市公司市值排名显示,曾经高达427亿元的*ST贵族的市值缩水至10.81亿元,处于底部。

行业周期和盲目扩张导致债务危机接连爆发,也将*圣贵族拖入了深渊。可以预见,如果未来不能扭亏为盈,将会有一个无底的深渊在等待着我们。

债务预重组已经启动

调查数据显示,2020年*圣贵族面临的法律诉讼数量迅速增加。截至目前,共有14起法律诉讼,包括4份执行人信息、8份判决文件和2份法院公告。往年最多只有三份裁判文书。

g1.png

来源:企业搜索

* 9月9日ST noble公告显示,由于流动性紧张,公司2016年首只非公债务融资工具债券余额为5亿元,2014年发行的“14只贵族鸟”公司债券余额为6.47亿元,银行贷款余额为14.1亿元,均为逾期。到目前为止,公司还没有与所有债权人达成具体的债务清偿计划。

由于逾期债务,部分银行账户包括公司基本账户、部分子公司股权及基金,土地和房地产股权投资被司法机关冻结。未来,公司将继续面临诉讼、仲裁和资产冻结等不确定性问题。

公告还显示,*圣贵人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持股4.16亿股,占公司股本,总股本的66.2%,全部已被冻结,等待冻结。

g2.png

来源:企业搜索

随着债务违约的加剧,*圣贵人进入破产重组程序。9月4日,*圣诺伯宣布,公司已收到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书》,决定对公司启动预重组程序。《决定书》显示:

8月12日,泉州齐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以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进行改制。

经泉州市齐五金制品有限公司申请,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自2020年9月4日起启动公司的预重组程序,并任命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清算组(清算组主要由泉州市锦江及中介机构组成)为临时管理人,预重组期限为三个月。

公告还称,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启动公司的预重组,并不意味着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受理了公司的重组申请,也不意味着公司正式进入重组程序。即使法院正式受理公司重组申请,仍存在公司

今年9月9日,*圣诺布尔人宣布,自2020年5月6日起,公司的股票已被给予退市风险预警。如果上市公司股东2020年经审计的应占净利润仍为负,公司股票可能被暂停上市。

市场价值行业底部

近几年来,深陷债务泥潭的*圣贵族们的表现也很惨淡。

数据显示*圣贵人2017年和2019年在-的营收分别为32.52亿元、28.12亿元和15.8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57亿元、6.86亿元在-和10.18亿元在-,均大幅下滑。

2020年上半年*ST贵族的盈利能力并没有提高:营收5.5亿元,比同期下降高出31.74%;-,净利润1.6亿元,同比亏损进一步扩大。

“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由于公司股价持续下跌、大股东,股权质押风险、公司自身融资能力有限以及下降的经营业绩,上市公司自身流动性紧张。目前公司只能维持主营业务。平稳运行。”*ST你的名字。

g3.png

资料来源:*圣贵仁2020年半年度报告

与此同时,*圣贵族的债务也在逐年承压。2017年-2019年,公司总负债分别为49.56亿元、32.23亿元和34.27亿元,相应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5.36%、67.81%和87.20%。2020年上半年,公司资产负债率扩大到91.15%。2019年类似企业李宁和安踏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

由于资金短缺,使得*圣贵族更难按期偿还贷款和利息。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企业贷款偿还率为6.36%,比2019年底的39.49%低33.13%。

从网店数量来看,2014年年报显示,*ST noble的销售网络覆盖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有5560个*ST noble品牌零售终端在运营。截至2020年上半年,门店数量为1958家,减少3602家,降幅为64%。

糟糕的表现在股价上也很明显。截至10月9日,该公司在-,的市盈率为1.12%,市盈率为3.88。与同行业相比,盈利能力较弱。

g4.jpg

回顾股价的历史走势,2015年5月底*ST贵族的股价和市值分别达到67.92元/股和427亿元的新高;截至2020年10月9日,股价和市值分别为2元/股和12.57亿元,下降97%。

g5.jpg

来源:雪球:清点生意

从行业来看,在2020年7月发布的2020上半年运动休闲服饰上市企业市值排行榜中,李宁和安踏分别以1673.48亿元和551.04亿元排名第一和第二,而*ST贵族以10.81亿元排名最后。

从A股,第一支运动股票的颠覆时刻到现在,背负着巨额债务,业绩垫底。贵鸟只用了6年时间,变化令人尴尬。

盲目扩张留下隐患

在债务和亏损的双重压力下,*圣贵族濒临退市在这种情况下,*圣贵族经历了什么?

成立于1987年,*圣贵人主要从事R&D品牌运动鞋和服装的生产和销售,同时还销售耐克、阿迪达斯、匡威、李宁、彪马等知名运动鞋和服装。

g6.png

资料来源:2020年半年度报告

创始人林天福最初是一名个体代工。像所有爱拼赢的福建个体老板一样,敢想敢冲。自2002年以来,*圣贵族开始发展自己的品牌,专注于R&D,生产和销售品牌运动鞋和运动服。2014年1月,*ST贵族在上交所敲钟,市值一度超过400亿,远超特步和李宁。当时,林天福也以高达190亿元的身价成为泉州首富。

但上市后,*圣贵族并不满足于只发展单一业务,开始向“全能运动”方向进军,然后开始衰落。数据仓库

自从2015年*圣诺投资2.4亿元在虎扑体育后,越来越偏向多元化的道路。2016年开始拓展业务,斥资8.1亿元获得三家子公司的控股权,产生商誉5.75亿元。2017年,公司出资3.675亿元收购著名鞋店剩余49%的股权,认购湖北圣道体育45.45%的股权。

短短几年间,*ST进行了十余项收购,涉及体育赛事、娱乐、体育消费、高校体育、体育产业投资、足球经纪、保险等领域,为公司业绩埋下了巨大隐患。

2017年,公司利润仅为1.57亿元,同比下降46.42%。2018年,公司利润现首次亏损,达到6.86亿元,同比下降536.01%,2019年亏损继续增加。

主营业务未合并,收购业务未达到预期的协同效应。此时竞争对手安踏和李宁的营收已经突破200亿元和100亿元,2017年*ST贵族的最高营收保持在32.52亿元。

这时,*圣人才如梦方醒,为了回归主营业务,开始出售之前收购的业务,而债务违约的不断爆发则把公司拖到了生死边缘,此时回归似乎为时已晚。

此外,分销模式也受到了批评。以前的销售模式是给经销商提供资金援助。数据显示,在-2015年和2017年,*ST贵族向经销商提供的资金援助分别为19.42亿元、17.45亿元和14.19亿元,分别占公司最新经审计净资产的86.85%、73.2%和50.9%。

上述资金没有提交股东大会审议,也没有披露信息。为此,该公司当时的首席财务官也受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通报批评。2018年,*圣贵族开始调整经销商制度,但从近两年业绩亏损的增加来看,效果并不明显。

另外*ST贵族所在的运动鞋和服装市场竞争激烈。一方面,国外巨头耐克、阿迪达斯对国内市场的攻击很强烈;另一方面,国产品牌安踏、361度、特步等。一直在黑暗中竞争。在内忧外患下,他们在产品设计、品牌认知度、价格等方面的优势不明显,导致线下亏损逐年增加。

面对债务困境和业绩下滑,*圣贵族应该如何自救?一些市场参与者认为,圣贵族的最佳出路是找到接受者,并结合资本进行债务重组。

审视*ST贵族的困境,其发展轨迹与晋江一些知名鞋企如出一辙。今年对*圣贵族来说很重要。咸鱼会翻身还是直接退出A股市场?《投资者网》将继续关注更多关于股票配资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www.04411.net的知识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