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精机子公司“失控”余波未了 上半年营收几近腰斩如何提振主业

  • A+
所属分类:股票配资公司
摘要

  母子公司因何产生纠纷9月29日,浙江田中精机(行情300461,诊股)股份有限公司(300261.SZ;下简称:田中精机)发布了《关于累计新增诉讼事项及已披露涉诉案件进展情况的公告》,公布了6宗案

  母子公司因何产生纠纷


  9月29日,浙江田中精机(行情300461,诊股)股份有限公司(300261.SZ;下简称:田中精机)发布了《关于累计新增诉讼事项及已披露涉诉案件进展情况的公告》,公布了6宗案件的进展,其中有5宗都是深圳远洋翔瑞机械有限公司作为被告,剩下一个案件中被告为沃尔夫,是远洋翔瑞全资子公司。

  远洋翔瑞本为田中精机子公司,在今年半年报中,田中精机公告称,已经对远洋翔瑞失去控制,且公司未把远洋翔瑞的营收数据纳入报表。


  此前,田中精机已多次发布公告,披露涉诉案件进展情况,诸多案件纠纷都围绕一条主线展开,即母公司和远洋翔瑞之间的矛盾。这一系列诉讼不仅是田中精机和远洋翔瑞之间的“争斗”,更涉及地处广州、惠州、济南的多家公司,故而延宕日久,迄今为止,双方纠纷仍未平息。


  田中精机成立于2003年,主要销售自动化电机设备、自动化机械和电子部件,其中用于生产电子线圈的成套数控化设备是其业务中的亮点。创始人竹田享司、竹田周司兄弟引入日本先进技术,依托中国国内完整产业链和市场,很快将公司打造成细分赛道龙头。公司的绕线设备产品,可以应用于无线耳机和无线充电设备中的线圈生产。


  远洋翔瑞成立于2013年,主要业务为以生产加工的模式经营精雕机、高光雕刻机、曲面雕刻机等产品,并从事电动设备和数控设备生产。


  从业务构成上来看,上述两家公司颇有互补之处,矛盾爆发之原因也非并购后业务不能协同,而是业绩上未完成承诺。


  2016年,田中精机斥资3.9亿元收购远洋翔瑞55%的股份,当年就将其纳入合并财务报表范围。收购时,公司和远洋翔瑞实控人龚伦勇夫妇签下对赌协议,要求对方在2016至2019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0.5亿元、0.7亿元、0.9亿元。


  根据田中精机公告,2016年远洋翔瑞不仅完成了净利润承诺,还超出原协议的11.52%。但2017年业绩有所下滑,完成率为96%,由于上一年超额完成部分滚动到下一年,2017年业绩也过了关。主要是2018年,子公司仅实现净利润0.1亿元,低于承诺0.8亿元。


  在收购之初,母公司并未对子公司管理人员做出调整,而子公司业绩未达承诺之后,田中精机对管理团队开始调整。据田中精机公告称,母公司于去年11月派出管理团队要求进驻沃尔夫,免除执行董事杨志的职务,由母公司派遣的经理张玉龙接替,但受到远洋翔瑞人员阻挠。


  靠节省成本扭亏


  田中精机半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公司总营收仅为1.7亿元,同比减少48.36%;而之前的2019年营收为5亿元,2018年曾达到8亿元。不难看出,失去子公司远洋翔瑞,令母公司的营收规模相比2018年缩减约4倍。


  值得一提的是,在公司营收下降同时,其成本也在缩减,其中营业成本、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分别下降52%、45%和49%。由此,公司净利润在前两年连续亏损后由负转正。2018年公司净利润为-0.9亿元;2019年为-1.97亿元;2020年上半年为0.17亿元。同时扭亏为盈的还有每股收益,2018年为-0.71元;去年为-1.59元;今年上半年为0.14元,同比上涨118.18%。


  今年第一季度,公司营收下滑为0.4亿元,除了受疫情影响、积压货物难以交割之外,田中精机解释称,“公司对子公司远洋翔瑞失去实际控制,本报告期末未包含远洋翔瑞数据。”


  今年第二季度营收环比增加247.8%,达到1.34亿元,与公司参与口罩生产不无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田中精机2019年年报被审计机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保留意见”,另外,公司于5月4日收到深交所年报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将2019年11月确认为远洋翔瑞及沃尔夫失控及不纳入合并报表范围时点的具体依据及合理性。


  提振主业步履维艰


  剔除远洋翔瑞的业绩,不仅给田中精机营收和净利润带来影响,同时研发投入也大幅降低。据中报披露,公司研发投入大幅削减72.3%。报告期内研发投入0.06亿元,上年同期则为0.2亿元。研发投入的削减对科技企业来说影响不小,更何况田中精机目前自身缺乏新的增长点,研发费用削减或不利于公司未来长期竞争。


  此外,从产品收入来看,上半年口罩机业务收入0.34亿元,约占总收入的20%,同时也超过了主营业务收入的三分之一,其收入不可小觑,公司在财报中用了“重要组成部分”这类话语,也侧面说明口罩机业务在上半年营收中所占的分量。


  业内人士称,公司主业为数控设备生产,但上半年营收中不少份额来自于口罩机。从积极方面来说,公司在疫情期间积极落实企业责任,但发展口罩机业务毕竟只是一时之计,随着疫情得到管控,口罩需求也回复平稳。口罩机副业成为新的增长点,或许侧面说明在主营业务上公司增长点不足。


9.jpg


  在“全景路演天下”网站上,田中精机向网上提问者透露,截至5月6日,公司对外已签订自动口罩机生产线53条,累计金额(不含税)9,458万元,该回答显示的时间为2020年5月7日。《投资者网》亦曾向田中精机致函询问相关最新信息,但未获得回复。


  口罩机业务并非公司有意的战略布局,更像是在疫情期间较为突然的业务转型。浙江省内已有如振德医疗(行情603301,诊股)等企业作为口罩生产主力,利欧股份(行情002131,诊股)、慈星股份(行情300307,诊股)、雅戈尔(行情600177,诊股)、田中精机等企业更像是突然冒出来的“口罩股”,田中精机此前也收到了监管问询函。被直截了当问及“公司是否具备独立自主生产口罩机的能力?”公司之所以被质疑,也从侧面说明其长久以来并未深入医疗用品领域。作为科技企业,布局重心也应放在科技领域,但如果在科技领域内立足点单一,那么一旦市场需求有变,非常规业务就会喧宾夺主。


  不仅如此,“”母子公司”之间的纠纷也令母公司技术上蒙受损失。失去远洋翔瑞,母公司在精雕技术上面临不小缺口。远洋翔瑞现有的技术,能够使产品硬件尺寸公差控制在0.01毫米以内。


  在软件方面,远洋翔瑞也有自己的“远洋翔瑞数控系统”并已获得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该项技术能让机械手自动取放,无缝对接,无论硬件还是软件技术都已达到世界一流和国内顶尖水平,失去这些技术或许会进一步削弱田中精机影响力。


  在疫情得到初步控制后,田中精机所在的浙江省也开始控制口罩生产规模。9月初,浙江省出台《关于促进民用口罩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口罩市场供求已进入总体平衡阶段,要引导企业合理安排生产、提高质量,鼓励有序出口,促进转产企业回归主业。这无疑对田中精机的口罩业绩带来一定的影响。


  当下,在研发费用骤减,发力点匮乏,而且损失子公司领先技术的当下,田中精机如何提振主业,破茧重生,显得尤为重要。目前作为公司核心技术的数控化绕线设备发展态势稳定,如果公司能克服不利因素,发掘新的成长机会,未来依旧有机会翻身。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关注股票配资平台http://www.04411.net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